废柴星✧

(¦3[▓▓]理性评论 魔性绘图 爱好胜出 狛日 雪兔组(¦3[▓▓]


想要 朋友们 新的 旧的

【胜出】No.1的猫是No.2(职英设定)

对不起这个故事开始了……!
可以说是自我锻炼之作,想在忙碌的大学生活中为自己创造一份净土……
一定要写完啊我ಥ_ಥ职英设定   一个重逢的故事 
被变成了猫猫的咔×久
有原创角色注意  










“……啊,总算是通了。怎么样,出机场了吗,爆豪?”
“切。你是脑子被门夹了吗,狗屎头?这点小事给我打电话?”
“我可是难得事情一开始就跟你联系,”切岛锐儿郎只手抓着手机,只手搔着头无奈地答道。
“只是想提醒你,听说绿谷在这边度假,可别像上次那样弄得那样尴尬行吗?”
爆豪张了张嘴才吐出几个字。
“你连上次到底发生啥都没搞清在这叫个屁。”
“老子私事你少管。”
说完他就挂掉了电话,大步走出机场。


这个南方小镇是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旅游小镇,爆豪很奇怪绿谷能从哪知道这种冷门地方——至少不是因为自己会来。因为爆豪是在接受任务之后才从上鸣那张大嘴里听说绿谷的“度假日程”的。

想到这点的时候爆豪正在办入住,酒店花坛里石楠花的香气熏的他想骂人。与南方明媚的阳光不相符的阴沉沉一张臭脸加上墨镜惹得路过的服务员们频频偷瞄他,正好又被当事者看到简直就要达到爆点。
小家子气。

其实爆豪从雄英毕业后已经很少碰到绿谷了。好几年过去,大家都是成年人,路自然是朝天各走一边。加上英雄这职业和谁都聚少离多以及爆豪自己不爱与人扯淡的个性,说他行踪神出鬼没都不为过。倒不是说爆豪出场没个响,只是日程路线难料——毕竟他是个讲究怪——看看当年的战斗服设计——臭屁的不行,要不是穿的人勉强有点姿色,谁愿意看谜之黑色紧身衣和从来穿不好的裤子。
在上次同学聚会以为爆豪又会不来而放松警惕地说着的上鸣,瞬间被闪亮登场的爆豪揍成傻子。
你怎么现在才来啊,上鸣哭着说。
我不这个时候来怎么听得到你骂我。爆豪狞笑道,场面一下子就失了智,啊不,失了控。
没错,虽然每年都有聚会,但由于上述的各种理由,爆豪出席的次数也不是很多。在他看来,既然每天都有人在群里聊天,干嘛非要线下面基自找麻烦?浪费时间。还浪费老子赚钱。
这么说着的爆豪,这几年是出勤率第二的英雄。
第一是每次都会来聚会的绿谷。
爆豪自认为自己是个对于工作非常负责的人,但他对于绿谷的工作方式除了嗤笑以外也说不出别的嘲讽了。继承欧尔麦特力量站到No.1.位置的绿谷同样继承了其优良作风,简直像是一块砖哪里有用哪里搬。无论敌人强弱,只要出现在新晋No.1的视野中就没有逃的过的。同时只要他能参加的公益也绝不会放过。即使是日程排满累成狗也要来聚会的No.1,被葡萄嘲笑说像是个欲求不满的女人,事业心爆棚还想同时把握爱情。
这句话爆豪倒是没听见,但他来的那几次总可以遥遥望见绿谷虽疲惫却仍然有活力的眼神。

他们俩在聚会上几乎没说过话。虽然高中夜战解开了一切的误会,他们的关系简直不知道前进了多少步,但在高中一步步走来,爆豪和绿谷也还没彻底弄清楚怎么和对方正常交流。
绿谷能磕磕巴巴主动和爆豪讲话,却也一直磕磕巴巴。
爆豪能有勇气跟绿谷传达除了气愤轻蔑以外的意思了,却也还是不习惯把话说明白。



毕业那天大家都吵得不像话,吹得好像整个未来都由这群年轻人拿捏。每个人都被樱花催发了异样的春情似的,互相的祝福夸张又真诚。在全校热闹的人群中,所有人都像花瓣被风带领似的飘上飘下,忽左忽右,于是绿谷和爆豪就这样毫无预兆地在大门口砰地撞到一起。
“啊!对不起撞到你了你没事吧……”绿谷的脑袋一直低着尝试看路避开人群,最后撞上了反而没看清是谁。
“……没事。”熟悉的声音传来让绿谷瞪大眼睛一下子抬起头。声音虽熟悉,可是只稍稍温柔一点的语调就立马让他面前这个人显得陌生的吓人。
“……但是废久,你脑子是不是之前跟人撞坏了?这么多人还低着头,想找小石子做你的同伴吗?”
“啊……果然还是原来的……”绿谷哭笑不得,自己刚刚慌神想什么呢。
“哈?”爆豪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三年下来,自己倒是可以这样大喇喇地盯着这个笨蛋看个几分钟不发脾气了。
“不没什么啦小胜!”绿发的少年摇摇头,“大家所有的照片都拍完了,小胜要……一起回去吗?”说完绿谷都吓了一跳,也许真的是今年樱花开的太好太醉人吧,竟然这么轻松地就将邀请说出口了。
“……哈?我和你的关系没好到这种程度吧?”
一如既往地、下意识地拒绝。
但是在这个樱花飘扬、四散的日子里——
“但是啊……”金发的少年偏过头去望了望远方,随即又像是鼓起了某种勇气对自己的想法妥协似的无奈地转过头来,直直地看向眼前的少年。
那个曾让他轻蔑愤怒怀疑害怕震惊又佩服担心的人,让他走出狭小的眼界让他不再盲目骄傲让他不再自愧推他成长的人。
“我有话要说。你,给老子听着。”
“……嗯,我会认真听的,小胜。”

“我说了很多遍——我还是要再说一遍!”
“老子会成为最强的英雄!”
“老子要把你们甩在后面!”
“也许现在你是很强了,但是小心老子随时掀翻你!”
“……而且你,对就是你,只有你,绝对不准落下!”
语毕,少年难以忍受般收回了视线 ,再次将头狠狠转向别处作势要走。因为对面的那个人也在用专注到可怕的眼神望向他。是习惯,还是因为震惊,爆豪已经懒得去想。
“等一下!小胜……”
“我会一直加油的,小胜也要加油!我也,一定要成为最强的英雄!我,不会输给小胜的!”
“我对小胜……”

没听完最后一句,爆豪迈出了腿。从人群中穿过,不知为何这宛若梦幻的一切开始让人难以忍受起来,爆豪加快了脚步。

只有花瓣落下。
……

爆豪进了房间后并没再出去,在冰箱里随手拿了一瓶啤酒就开始喝。他下午到达这里,随便折腾一下天空中出现的夕阳让他工作的兴致全无。而出去单纯的游玩又让他对这种莫名的悠闲感到不爽,于是干脆蹲在酒店看夜景。
边喝酒边望着外面的海,爆豪就不由自主地顺着切岛的提醒想起了绿谷。上次同学聚会他少有的喝醉了,而在他的记忆里绿谷好像也并未保持清醒。他们俩并没有发生肢体冲突,爆豪可以肯定;但要是在言语上有什么过失,以绿谷的性子多半不会发展到严重的程度;对于切岛实在是不知所云。
都是大人了,话还不能说开吗?
想起这几年偶尔碰到的绿谷看到他仍然是一副磕磕巴巴(流畅度还是有提升)的样子,只有在更少的合作战斗中才会恢复的流利指挥,爆豪心中有种莫名的复杂以及加倍的难以忍受。
却毫无办法。或者说,其实也没那么难受所以才还能容忍?
“个屁啊,不过是老子忙着赚钱没时间管这个书呆子!”
爆豪从沙发上站起身,在皎洁的月光中关掉了灯。
他决定将这种无聊的事抛之脑后,先处理那件任务再来这里安心度假。
至于与绿谷的重逢,完全不在计划范围内。






MHA 第一季 悄悄的解读(4)(输入法都记住标题了害怕 等等有剧透哦)

我我我不想自己挖坑不填
但是空了几天没写字了写写观后感练练手?
已经补完第一季很多天了呜呜
如果有人发现哪里错了请指正啊啊啊

强烈 我流以及    剧透   解读请注意

国庆快乐哦

苍老在世俗中的理想斗士——欧尔麦特
1.中年人的理想与现实挣扎
2.精神与时代标杆



记得小英雄圈流传了很多名言(贴吧,b站还有滕讯漫画里?不好意思我是在腾讯看的漫画)
有一句叫“这世界只有两种人,欧厨和扭曲的欧厨。”
这个可以说很好的概括了小英雄主线剧情的一切的根源:欧尔麦特。
绿谷不用说了从小深受其影响,爆豪在后期也被爆出自己对其的憧憬,连轰明明是个英雄二代也对欧尔麦特有自己特有的想法(小时候),再加上第一季在学院中同学们从一而终对欧尔麦特理所当然到盲目的信任,敌联合一方对其的执念,欧尔麦特的影响力可见一般,简直是定海神针于一方。
然而我们都知道,绿谷崛起的时间就是欧叔逐步大幅度衰弱的时间,我们错过了他真正作为和平象征,第一强者意气风发、叱咤风云的那些日子。不过,正是欧叔在人生痛苦的交叉路口的选择和行动,才让他从一个单纯的实力象征,成为真正的理想英雄。同时,欧叔的整个奋斗轨迹仿佛也如同先知的启示般带有某种魔幻意义。【我相信平哥安排的明明白白】

【前方极其自我解读注意!!】
《1》关于欧叔的磨难

欧尔麦特在与all for one一战中受到的重伤,不只是针对身体,可以说是在他的心里为自己的极限画了一道线。就好比一个中年人事业遇到了瓶颈期,或者说步入无力的老年,可拼命的挽救挣扎却不像以往能起作用,改变不了任何事情的事实与带给人的无力感再加上力量衰弱最直观的感觉摧毁了欧叔大半个心理防线。

他跟绿谷坦白时说自己的笑只是为了掩盖恐惧,当然并不可能让人理解为欧叔是从始至终都很害怕;毕竟欧叔之前的战斗力让他完全有笑傲江湖的资本。个人觉得他所掩盖的恐惧,应该就是受重伤之后对自己未来的英雄生涯的迷茫和畏惧。
百足之虫死而未僵,从那之后欧叔的人生开始停滞不前但尚有余力。
好像一切都没变,但是,欧叔仍然变了,还逐渐失去了很重要的东西,也就是他自己一直在说的“英雄的意志”。
欧叔是一个非常非常有责任感的人(英雄嘛)这绝对不是他自己主动怠惰下来的;而是对自己极限的认识,重伤的打击,让他脑海中“无能为力”的这个概念从脑海角落里跳出来并占了一个主要位置。其实很明显,欧叔是一个心态比较年轻,性格活泼乐观(至少表面以及当前)的人,就像是当代年轻人受到挫折变得畏惧不前一样,欧叔大概就是借由此事正视了自己的目前状况(进入中年),但走入了一个混沌中庸的状态,一边日常该做的还是会主动做,但在碰到某些情况时心境就完全不一样了。

淤泥怪事件中,欧叔的心境体现的很明显。(动画就是好啊)让淤泥怪逃脱一事,让他非常非常的自责(仍然强烈的责任感),同时除了自责还有一种深深的无奈感;在他重新找到淤泥怪人发现其又在作乱时,那种无奈和自责可以说成倍数增长,然而当他无力再次变身打倒淤泥怪时,除了自责,难受以外——
什么都没做。

因为他“什么都做不了”,至少欧叔的内心是这么对自己说的。的确欧叔当前没办法做出行动,然而从后面看来欧叔如果一开始就逼自己逼得够狠,也不是毫无办法。这里并不是要谴责什么(欧叔真的很努力了!!!),而是从这里这个很现实的情况点出一个很现实的结论:欧叔的心逐渐干涸了,在无奈和自责中有点习惯了无能为力。
我们在人生中不也是这样吗?一次又一次失败过,最后也就不再去试了;感受到自己的力不从心和苍老,在痛苦中折磨自己也就要习惯了。中年人,与一切皆有可能的青年人之间,最明显的不同就是某些心理。

幸好,绿谷的出现,让他找回了自己的初心。
这两个人真的是互相启示,互相拯救了。【故事里的每个人都在从生活中获取力量啊】

即使自己什么都不会,什么都没有,也要去救人。
绿谷的意志甚至比一般的英雄更极端,更强。
这种“我为人人”的不顾一切的“英雄的意志”,这种冲动,稚嫩却纯粹的精神,像一颗炸弹在欧叔的心里炸开了一片清朗的天空。这让欧叔心中的犹豫被内心的坚定取代,选择了一条虽无法控制,永无安宁却无愧于心的道路。欧叔的坚持是让自己走入灭亡,还是反而让自己走入一条生路?我们充满担忧也不得而知,再说未来本就是未知的——

专家该做专家应做的事,这么说着的那个男人,再一次露出的笑容一定再一次充满了勇气。
欧尔麦特(八木俊典)在与绿谷出久的相遇中重新找回了自己,并且以此为基点开始新的成长与变化。

《2》关于欧叔这个人

一句话概括一下: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人!!!!他是天使吗!!!为什么他这么好!!!【突然狂化.jpg】

欧叔最好的点就在于,他既能适应这个社会的现代潮流,又能真正做到坚守自己的原则,坚守自己的心。并不是说其他英雄做不到也不是说欧叔做的非常完美(斯坦因无理取闹了啊),而是欧叔是平衡做的最好的一个(其实就像平衡工作和生活一样是很难的)。
当然这和英雄的个人实力(hold住敌人)和个人品格(欧叔的正直,善良……不行我词汇量太少换个人来吹)是有很大关系的,所以除了欧叔以外其他人没那么突出也没办法。┐(─__─)┌可以说在现实中打比方,欧叔就是一个适应了社会黑暗但心中仍有一片净土的人。
还有,由于自己的身份地位,很久没和别人怎么太交心过的欧叔,在遇到性格还尤其特别的“绿谷少年”以及学校里的其他孩子时所展现出的那份单纯和笨拙,更是表现出欧叔刚柔并济的内心和其精神上的丰富。
像是那些对绿谷的话语,对爆豪的劝慰,对弔哥的分析,尤其之后第二季开头的对“渴求第一和无所求”的认识可以说是史上最强“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解说!!【动画的演出太棒了!!我真实落泪】

其实最戳心的还有第一季绿谷开始在海滨公园锻练是欧尔麦特说的要为民众们做些实际的事,最近的英雄过于追求曝光——
这个人,真的是一直一直都在坚守自己的东西,从来没有变过,即使站在聚光灯下。其实欧叔年纪也没有那么大,但是oneforall的传承,师父的教诲,自身的品格让他能够一直拥有早些年混乱时期中站出来维护秩序的人们的一种纯粹简单的英雄意志。(当代雷锋我跟你讲)

结论:百分百纯天使没毛病

欧叔你哪个样子我都爱你!!!

(啊   但欧出绝对不吃哦感觉完全是亦师亦友亦亲的关系,有喜欢欧出的朋友咱们理性躲避(´×ω×`))



在这里悄悄说一句祝自己老妈生日快乐

上色版
上色太烂……
我还是乖乖写东西去吧(* ̄m ̄)

空间设定系列草图      茶茶
下一个画什么(゚o゚;
以及大学好忙!
我要申请加时间啊啊啊啊

空间设定【草图,会勾线】
灵感《后现代与地理学的政治》【装逼警告】
想要持续更新,有想画的小英雄请call我
啊啊啊啊
@
呜呜呜我的体育好差没过要补课!!!
😭😭😭😭😭😭😭

【MHA】【胜出】一起赏月吧

大量修辞,无具体描写预警。
比起胜出发糖,更像是文艺风的总结
要是有人喜欢就好了
中秋快乐,朋友们和陌生的朋友们

月亮啊,为什么会有团圆的意义呢?
“当然是因为它会变得不圆吧。”男孩大声说道。

团圆不是人与人之间的活动吗?如果一开始就只有一个人的话,怎么能叫做团圆呢?
它,不是一开始就只有一个吗?月亮。
人的话,从一开始就是孤独的吧?比如我。

绿谷出久知晓社会的不公平与自身的孤独,是在同一年。
即使挡在了人前,也并没有获得友情。
因为没有个性,在这里等于一无所有。正是因为是只思考武力的懵懂小孩,反倒更纯粹地遵循优胜劣汰法则。

不过倒也还好了。被嘲笑,被轻蔑,被玩弄,却也没有被无视。至少,这一副滑稽的姿态有切实地印入他人的眼中啊。
绿谷出久有时会想,如果没有爆豪胜己,他幼时会不会没有这么孤独?一开始大家明明没有太大的区别,可爆豪的出现,让幼稚天平一下子就垮塌掉。
如果绿谷是月亮,只在晚上发出幽幽的光,爆豪就像是金星,在黎明时能与太阳争辉。爆豪太耀眼,却还没那么刺眼。因为从小一起长大,早就习惯了他的光芒;但是小时候所谓的友谊,也就这样无所谓地被晒化掉了。
可是绿谷又会有点庆幸自己从小就遇到了小胜。
虽然被排挤,被鄙视,他从来没有拒绝他的抗拒,他的跟随,即使只是因为享受瞩目的感觉——而且这让绿谷,得以被启明星照耀,得以知道他的骄傲,他的执着,他的痛苦,他的脆弱。
虽然有很多大部分时间都看不到就是了。
仍像月亮,阴晴圆缺也只是那一面罢了,另一面有谁能够看到呢?
绿谷可不觉得自己是什么星。看等级的话他觉得应该算是在小行星带里的一颗——甚至是行星带的尘埃。

孤独的尘埃,在星空漠然的漂浮着。即使被照到,不过是别人的生涯的余晖,而自己不过一直在黑暗里——
——这就是我吧——
——这就是我吗——
不断的游荡,游荡,金星看向自己的眼神是一样的鄙视,恶劣,在青涩的岁月里变得甚至有点恶毒——
明明不想放弃的。想要发光,想要发光,明明那么想——
想让你看到!想让你知道!想让你承认!
拼死的在咖啡色宇宙空间里穿行,然后仿佛成了月亮般,能够反射太阳的光芒了。

在爆豪胜己眼里,绿谷与月亮很像。
一样的有令人恼怒的雀斑,一样的行为不定令人费解,自顾自的变化起来,而他就像原始人似的摸不清物候的规律,朝着月亮怒吼声音也没办法传达过去。
月亮能成为大风飞扬的导引,还能成为潮汐的发动机;可原始人不知道,被吓得哇哇大叫。
嫦娥与后羿同时捂住了耳朵,本来相通的心意被视而不见。
他不知道他们也捂住了耳朵。
于是他无法理解,虽然无法理解却又十分了解,看到了暴风的征兆他能做好准备却没把握不被他吹跑,明知道是定时炸弹却无论如何不能将他停止,于是越来越困惑,越来越害怕,越来越厌恶——
他也看到了他的汗水,他的眼神,他的破烂的身体,他破烂的拳头,他那个被伤害得破破烂烂的理想,竟然没有阻挡住他的脚步。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或者说他根本不知道怎么将自己的射线越过漆黑的空间正确的传达给彼方的星。他有一点不想表达的感情,有一点不能宣泄的情绪可变化容不得他反应——

喂!这个轨迹是怎么回事啊?不是说好了么,要顺椭圆变幻的吗!为什么要接近,要直冲过来!
双方的射线相交然后错过,金星的尖叫湮没在星空中,在宇宙的大爆炸中,随之而来的是碰撞——。

爆炸的后一个太阳日。

谁也不记得当天晚上的天气如何。
只记得的是痛苦的疑问,激烈的伤痛,苦闷的迷茫,以及一个共同的梦。在梦里他们仍然不一样,可他们有奋进的未来。

他们确实不一样,一开始就在宇宙的两端,然而相遇,碰撞,绕转,他们天生有在同一条路上的命运。

他们谁也没想到。

圆的月亮为什么会有团圆的意义呢?
“明明只是一个——”
“当它全部明亮起来,也就意味着和另一面合一,一起放出光来了吧?”
“那个明明很不一样,却没办法离开的那一面。”
男孩说。

“开始发亮了呢,恭喜。”



一起赏月吧,中秋快乐。
   

中秋快乐    朋友们和陌生的朋友们!
随便画了一下,下午想去学习,晚上就开始准备文啦

想写一片中秋小短文,以及大纲还在编写中呃呃呃呃想要符合逻辑和人物性格真的好难啊啊啊大概会很崩_(:з」∠)_

表情包get

就是这种感觉!!

我画出来啦

猫猫画的不好,有大佬教程就更好啦
大概就是【莫挨老子】这个感觉hhh有找网上的图画所以发现了【莫挨老子的精髓】


咔是绝对   绝对不会让绿谷摸的!!!【即使对于猫来说明明很舒服】
变成猫之后有点怕水
所以要洗澡时会死命挣扎
冷静下来有点尴尬后就当作习惯性的跟绿谷作对于是继续吵闹了【反正他身体好得很多打几针狂犬病疫苗无所谓吧】
实际上绿谷第一次去打疫苗的时候被气死了【居然怀疑我有狂犬病?!】

对于绿谷而言是【啊这只猫真的好像小胜啊,性格什么的】所以就【叫它小胜没关系吧反正也不会知道嘛】
然而咔只会一边【别给猫取我的名字啊废@久!】一边【对猫比对我好多了】暗搓搓的跟自己和绿谷生气,这个时候并不会主动招惹绿谷

好有意思啊  但是感觉想说的都要说完了

不行啊我!!!

【预告】有人想看看在下的辣鸡小同人吗【胜出】【APH】

【即使没有人理我其实还是会写的啦_(:з」∠)_】
在这里立一个flag

胜出
想写一个职英设定  
咔被个性变成了猫猫
久毫无察觉的成为咔奴(我们都是)的故事
【因为先画了图】





以及一篇aph万圣节人设设定
现代  米和英一起经营一家恶灵侦探事务所的故事
暧昧向    有雪兔暧昧向   亲子分    苏哥大反派设定


希望自己早日肝完大纲开始写
   在大学里要努力从各方面提升自己呀

在这里记录一下_(:з」∠)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