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柴星✧

(¦3[▓▓]理性评论 魔性绘图 爱好胜出 狛日 雪兔组(¦3[▓▓]


想要 朋友们 新的 旧的

MHA 第一季 悄悄的解读(3)(这一回极其个人观点解读慎入)

绿谷出久——生存于理想与现实之间的微光
天真的赌徒
   

精神困境

先从题外话开始吧(开始一人表演)
作为一个热血漫的主角,为什么绿谷的黑化设定如此深入人心?为什么一些其他主角(比如路飞,银桑,鸣人)的同人设定没有像绿谷的黑化设定如此传播广泛?(个人感觉,轻喷)
因为绿谷是一个充满执念的孩子。执念就像一道光一般,空气里只延直线传播,一个方向就代表它的结局可以预料,只要知道它来时的方向。黑化不过是将方向轻轻改变一下,为人生选择做出另一个较合理的选择,一切就会无法阻止地向前突进,去往大家都知道的终末。
不同于路飞的大心脏,银桑的成熟年龄,绿谷太小太青涩,经历的事太苦涩活的太累太孤独,他潜在的压力几乎充斥在空间里,黑化设定甚至可以说是太太们看不下去想要给予他的一种救赎。

绿谷对于英雄的执念,简直不可理喻。从何而起自不用说,绿谷为何能将幼时的梦想坚持那么久?可是他之前为什么又没有做出与欧尔麦特相遇之后的最基本的锻炼身体的举动?为什么没有做出【记录英雄以外】其他的举动?其实道理很简单,在这里主要是一个记录为了提醒我自己绿谷根本上的特质——小天使,是一个有点天真的赌徒。
赌徒是什么人?是一种有疯狂执着,想要以小博大,想要挽回余地,想要不劳而获的人。【冷静听我说完
【赌徒】用【下赌注】获得【参与资格】想要【获取巨大利益】,这是一个稳固的链条。
幼时的梦想一直延续到现在来源于绿谷从小自身承受的压力,就像有油的发电机为发电提供能源一样。从小一直被欺负,被鄙视从而对弱小的理解,关注,以及自身善良的天性,欧尔麦特的影响,让绿谷的梦想时时刻刻都在绿谷心中骚动。然而随着年纪的增长,绿谷对现实的【不平等】认识的越来越深刻,按理来说无个性的绿谷早已开始逐渐放弃,为何还能坚持?

虽说坚持,然而他是怎么坚持的呢?
【坚持记录英雄的特点】的确算是为绿谷善于思考的战斗方式铺了路,但实际上对于让绿谷成为英雄没有一丝直接价值,难道绿谷就没有考虑过锻炼身体吗?
我在这里大胆的推测【选择坚持这件事,可以说宣告了绿谷心中的悄然放弃】

【前方高能       以下观点极其自我!!!】

因为我本人在应对某些心中诉求时,会以这样的方式来逃避。好像并没有直接选择放弃,看起来是在向这个方向前进,然而这种没有让人有实质性进展感受的方式,绝大多数情况下都是虚假的安慰罢了。

虽然绿谷自己认为【自己早已决定不管他人的眼光】,实际上他在成长中有过悄然的向痛苦妥协。在欧尔麦特第一次跟他说话后他的沮丧反应 虽然是有欧尔麦特的影响,但也可以理解为孤独的他第一次真实吐露心思后被现实直接戳穿伪装的表现。【想以坚持记录这种事情维持自己的可能性】实际上也是不存在的……

绿谷是一个年轻的赌徒,这种事在新人面前太常见了——因为对世界的不了解,根本不知道提供多少筹码才能获得资格开始游戏;因为对世界的不了解,也根本根本连进去赌博的门道都没有啊

绿谷是一个孤独的少年,少年人需要内心的支柱(筹码)。母亲没有给他,生活没有给他,他不敢彻底认真地去赌。他其实很清楚自己可能性的无,如果真的将全部精力全部思考 投入 这个【根本实现不了】的梦想,再愚蠢的赌徒都不会这么去做——所以他,理智的收手。

他总归还有少年人的天真,希望为自己留一个标记,若是想要回头,还能看见方向的标记……

他还总归是一个赌徒,赌上了自己的尊严,去最后贯彻自己的信条——
然后在一场最不可能的游戏中胜出了,获得了一大笔资本。
欧尔麦特为他带来了内心的支持,方向的指引,物质上的肉盾(身体_(:з」∠)_),他拥有了足够的赌注,获得了一赌的资格。
作为赌徒,面对仅仅一丝的可能性,都绝对要贯彻执念,达到目的。
于是他终于,可以将自己理所应当的逼上绝路了——

年轻人逐梦的过程,危险又梦幻,像是于方寸土地追逐美丽的肥皂泡一般。
然而孩子们心里的孤独苦闷,我觉得无法以年龄与承受能力来彻底搪塞。  
痛就是痛,无论何时何地啊。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