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柴星✧

(¦3[▓▓]理性评论 魔性绘图 爱好胜出 狛日 雪兔组(¦3[▓▓]


想要 朋友们 新的 旧的

【MHA】【胜出】一起赏月吧

大量修辞,无具体描写预警。
比起胜出发糖,更像是文艺风的总结
要是有人喜欢就好了
中秋快乐,朋友们和陌生的朋友们

月亮啊,为什么会有团圆的意义呢?
“当然是因为它会变得不圆吧。”男孩大声说道。

团圆不是人与人之间的活动吗?如果一开始就只有一个人的话,怎么能叫做团圆呢?
它,不是一开始就只有一个吗?月亮。
人的话,从一开始就是孤独的吧?比如我。

绿谷出久知晓社会的不公平与自身的孤独,是在同一年。
即使挡在了人前,也并没有获得友情。
因为没有个性,在这里等于一无所有。正是因为是只思考武力的懵懂小孩,反倒更纯粹地遵循优胜劣汰法则。

不过倒也还好了。被嘲笑,被轻蔑,被玩弄,却也没有被无视。至少,这一副滑稽的姿态有切实地印入他人的眼中啊。
绿谷出久有时会想,如果没有爆豪胜己,他幼时会不会没有这么孤独?一开始大家明明没有太大的区别,可爆豪的出现,让幼稚天平一下子就垮塌掉。
如果绿谷是月亮,只在晚上发出幽幽的光,爆豪就像是金星,在黎明时能与太阳争辉。爆豪太耀眼,却还没那么刺眼。因为从小一起长大,早就习惯了他的光芒;但是小时候所谓的友谊,也就这样无所谓地被晒化掉了。
可是绿谷又会有点庆幸自己从小就遇到了小胜。
虽然被排挤,被鄙视,他从来没有拒绝他的抗拒,他的跟随,即使只是因为享受瞩目的感觉——而且这让绿谷,得以被启明星照耀,得以知道他的骄傲,他的执着,他的痛苦,他的脆弱。
虽然有很多大部分时间都看不到就是了。
仍像月亮,阴晴圆缺也只是那一面罢了,另一面有谁能够看到呢?
绿谷可不觉得自己是什么星。看等级的话他觉得应该算是在小行星带里的一颗——甚至是行星带的尘埃。

孤独的尘埃,在星空漠然的漂浮着。即使被照到,不过是别人的生涯的余晖,而自己不过一直在黑暗里——
——这就是我吧——
——这就是我吗——
不断的游荡,游荡,金星看向自己的眼神是一样的鄙视,恶劣,在青涩的岁月里变得甚至有点恶毒——
明明不想放弃的。想要发光,想要发光,明明那么想——
想让你看到!想让你知道!想让你承认!
拼死的在咖啡色宇宙空间里穿行,然后仿佛成了月亮般,能够反射太阳的光芒了。

在爆豪胜己眼里,绿谷与月亮很像。
一样的有令人恼怒的雀斑,一样的行为不定令人费解,自顾自的变化起来,而他就像原始人似的摸不清物候的规律,朝着月亮怒吼声音也没办法传达过去。
月亮能成为大风飞扬的导引,还能成为潮汐的发动机;可原始人不知道,被吓得哇哇大叫。
嫦娥与后羿同时捂住了耳朵,本来相通的心意被视而不见。
他不知道他们也捂住了耳朵。
于是他无法理解,虽然无法理解却又十分了解,看到了暴风的征兆他能做好准备却没把握不被他吹跑,明知道是定时炸弹却无论如何不能将他停止,于是越来越困惑,越来越害怕,越来越厌恶——
他也看到了他的汗水,他的眼神,他的破烂的身体,他破烂的拳头,他那个被伤害得破破烂烂的理想,竟然没有阻挡住他的脚步。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或者说他根本不知道怎么将自己的射线越过漆黑的空间正确的传达给彼方的星。他有一点不想表达的感情,有一点不能宣泄的情绪可变化容不得他反应——

喂!这个轨迹是怎么回事啊?不是说好了么,要顺椭圆变幻的吗!为什么要接近,要直冲过来!
双方的射线相交然后错过,金星的尖叫湮没在星空中,在宇宙的大爆炸中,随之而来的是碰撞——。

爆炸的后一个太阳日。

谁也不记得当天晚上的天气如何。
只记得的是痛苦的疑问,激烈的伤痛,苦闷的迷茫,以及一个共同的梦。在梦里他们仍然不一样,可他们有奋进的未来。

他们确实不一样,一开始就在宇宙的两端,然而相遇,碰撞,绕转,他们天生有在同一条路上的命运。

他们谁也没想到。

圆的月亮为什么会有团圆的意义呢?
“明明只是一个——”
“当它全部明亮起来,也就意味着和另一面合一,一起放出光来了吧?”
“那个明明很不一样,却没办法离开的那一面。”
男孩说。

“开始发亮了呢,恭喜。”



一起赏月吧,中秋快乐。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