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柴星✧

(¦3[▓▓]理性评论 魔性绘图 爱好胜出 狛日 雪兔组(¦3[▓▓]


想要 朋友们 新的 旧的

【胜出】No.1的猫是No.2(职英设定)

对不起这个故事开始了……!
可以说是自我锻炼之作,想在忙碌的大学生活中为自己创造一份净土……
一定要写完啊我ಥ_ಥ职英设定   一个重逢的故事 
被变成了猫猫的咔×久
有原创角色注意  










“……啊,总算是通了。怎么样,出机场了吗,爆豪?”
“切。你是脑子被门夹了吗,狗屎头?这点小事给我打电话?”
“我可是难得事情一开始就跟你联系,”切岛锐儿郎只手抓着手机,只手搔着头无奈地答道。
“只是想提醒你,听说绿谷在这边度假,可别像上次那样弄得那样尴尬行吗?”
爆豪张了张嘴才吐出几个字。
“你连上次到底发生啥都没搞清在这叫个屁。”
“老子私事你少管。”
说完他就挂掉了电话,大步走出机场。


这个南方小镇是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旅游小镇,爆豪很奇怪绿谷能从哪知道这种冷门地方——至少不是因为自己会来。因为爆豪是在接受任务之后才从上鸣那张大嘴里听说绿谷的“度假日程”的。

想到这点的时候爆豪正在办入住,酒店花坛里石楠花的香气熏的他想骂人。与南方明媚的阳光不相符的阴沉沉一张臭脸加上墨镜惹得路过的服务员们频频偷瞄他,正好又被当事者看到简直就要达到爆点。
小家子气。

其实爆豪从雄英毕业后已经很少碰到绿谷了。好几年过去,大家都是成年人,路自然是朝天各走一边。加上英雄这职业和谁都聚少离多以及爆豪自己不爱与人扯淡的个性,说他行踪神出鬼没都不为过。倒不是说爆豪出场没个响,只是日程路线难料——毕竟他是个讲究怪——看看当年的战斗服设计——臭屁的不行,要不是穿的人勉强有点姿色,谁愿意看谜之黑色紧身衣和从来穿不好的裤子。
在上次同学聚会以为爆豪又会不来而放松警惕地说着的上鸣,瞬间被闪亮登场的爆豪揍成傻子。
你怎么现在才来啊,上鸣哭着说。
我不这个时候来怎么听得到你骂我。爆豪狞笑道,场面一下子就失了智,啊不,失了控。
没错,虽然每年都有聚会,但由于上述的各种理由,爆豪出席的次数也不是很多。在他看来,既然每天都有人在群里聊天,干嘛非要线下面基自找麻烦?浪费时间。还浪费老子赚钱。
这么说着的爆豪,这几年是出勤率第二的英雄。
第一是每次都会来聚会的绿谷。
爆豪自认为自己是个对于工作非常负责的人,但他对于绿谷的工作方式除了嗤笑以外也说不出别的嘲讽了。继承欧尔麦特力量站到No.1.位置的绿谷同样继承了其优良作风,简直像是一块砖哪里有用哪里搬。无论敌人强弱,只要出现在新晋No.1的视野中就没有逃的过的。同时只要他能参加的公益也绝不会放过。即使是日程排满累成狗也要来聚会的No.1,被葡萄嘲笑说像是个欲求不满的女人,事业心爆棚还想同时把握爱情。
这句话爆豪倒是没听见,但他来的那几次总可以遥遥望见绿谷虽疲惫却仍然有活力的眼神。

他们俩在聚会上几乎没说过话。虽然高中夜战解开了一切的误会,他们的关系简直不知道前进了多少步,但在高中一步步走来,爆豪和绿谷也还没彻底弄清楚怎么和对方正常交流。
绿谷能磕磕巴巴主动和爆豪讲话,却也一直磕磕巴巴。
爆豪能有勇气跟绿谷传达除了气愤轻蔑以外的意思了,却也还是不习惯把话说明白。



毕业那天大家都吵得不像话,吹得好像整个未来都由这群年轻人拿捏。每个人都被樱花催发了异样的春情似的,互相的祝福夸张又真诚。在全校热闹的人群中,所有人都像花瓣被风带领似的飘上飘下,忽左忽右,于是绿谷和爆豪就这样毫无预兆地在大门口砰地撞到一起。
“啊!对不起撞到你了你没事吧……”绿谷的脑袋一直低着尝试看路避开人群,最后撞上了反而没看清是谁。
“……没事。”熟悉的声音传来让绿谷瞪大眼睛一下子抬起头。声音虽熟悉,可是只稍稍温柔一点的语调就立马让他面前这个人显得陌生的吓人。
“……但是废久,你脑子是不是之前跟人撞坏了?这么多人还低着头,想找小石子做你的同伴吗?”
“啊……果然还是原来的……”绿谷哭笑不得,自己刚刚慌神想什么呢。
“哈?”爆豪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三年下来,自己倒是可以这样大喇喇地盯着这个笨蛋看个几分钟不发脾气了。
“不没什么啦小胜!”绿发的少年摇摇头,“大家所有的照片都拍完了,小胜要……一起回去吗?”说完绿谷都吓了一跳,也许真的是今年樱花开的太好太醉人吧,竟然这么轻松地就将邀请说出口了。
“……哈?我和你的关系没好到这种程度吧?”
一如既往地、下意识地拒绝。
但是在这个樱花飘扬、四散的日子里——
“但是啊……”金发的少年偏过头去望了望远方,随即又像是鼓起了某种勇气对自己的想法妥协似的无奈地转过头来,直直地看向眼前的少年。
那个曾让他轻蔑愤怒怀疑害怕震惊又佩服担心的人,让他走出狭小的眼界让他不再盲目骄傲让他不再自愧推他成长的人。
“我有话要说。你,给老子听着。”
“……嗯,我会认真听的,小胜。”

“我说了很多遍——我还是要再说一遍!”
“老子会成为最强的英雄!”
“老子要把你们甩在后面!”
“也许现在你是很强了,但是小心老子随时掀翻你!”
“……而且你,对就是你,只有你,绝对不准落下!”
语毕,少年难以忍受般收回了视线 ,再次将头狠狠转向别处作势要走。因为对面的那个人也在用专注到可怕的眼神望向他。是习惯,还是因为震惊,爆豪已经懒得去想。
“等一下!小胜……”
“我会一直加油的,小胜也要加油!我也,一定要成为最强的英雄!我,不会输给小胜的!”
“我对小胜……”

没听完最后一句,爆豪迈出了腿。从人群中穿过,不知为何这宛若梦幻的一切开始让人难以忍受起来,爆豪加快了脚步。

只有花瓣落下。
……

爆豪进了房间后并没再出去,在冰箱里随手拿了一瓶啤酒就开始喝。他下午到达这里,随便折腾一下天空中出现的夕阳让他工作的兴致全无。而出去单纯的游玩又让他对这种莫名的悠闲感到不爽,于是干脆蹲在酒店看夜景。
边喝酒边望着外面的海,爆豪就不由自主地顺着切岛的提醒想起了绿谷。上次同学聚会他少有的喝醉了,而在他的记忆里绿谷好像也并未保持清醒。他们俩并没有发生肢体冲突,爆豪可以肯定;但要是在言语上有什么过失,以绿谷的性子多半不会发展到严重的程度;对于切岛实在是不知所云。
都是大人了,话还不能说开吗?
想起这几年偶尔碰到的绿谷看到他仍然是一副磕磕巴巴(流畅度还是有提升)的样子,只有在更少的合作战斗中才会恢复的流利指挥,爆豪心中有种莫名的复杂以及加倍的难以忍受。
却毫无办法。或者说,其实也没那么难受所以才还能容忍?
“个屁啊,不过是老子忙着赚钱没时间管这个书呆子!”
爆豪从沙发上站起身,在皎洁的月光中关掉了灯。
他决定将这种无聊的事抛之脑后,先处理那件任务再来这里安心度假。
至于与绿谷的重逢,完全不在计划范围内。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