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柴星✧

(¦3[▓▓]理性评论 魔性绘图 爱好胜出 狛日 雪兔组(¦3[▓▓]


想要 朋友们 新的 旧的

【2018年绿谷出久总受第74天|胜出】遗植爱情 be 慎入

遗植爱情

be  慎入

是第一次写完的文!【鸽了鸽了,长篇会写的】

(无个性设定,社会人设定,大家还是一起上了雄英,之后各奔东西)

爆豪胜己曾经以为经历了那一场事故之后,再没有什么故事能轻易动摇他的心神了 。

因为他曾差点死去,在十一月的深秋。

1.

阳光从窗口越进来,爆豪睁开眼睛。他一直起的比闹钟要早,今天也不例外。

“……”沉默着,起身,洗漱,整理床铺,吃个简单的早餐,爆豪的脚步不急促也不拖沓,事实上这幅安静沉稳的样子甚至对其他人而言具有巨大的吸引力,因为他的不带情绪的沉默过于难得。撬开爆豪的嘴意味着就要做好接受他各种思想爆发的准备,沉默只是代表他饱含感情的思索,并无其他。一旦开口,他鲜明的个人风格又会粉碎掉其他人对他无意义的各类猜测期盼,使他们无可奈何地选择听从,赞成,认同——在一种无人说的上来是否清醒的状态下。他的人格像一道炫目笔直的光线,坚定清醒地向混沌的未来射去,让人忍不住随着那轨迹望去亦或追随。因此这样一种普通,茫然的沉默暴露出的偶尔的“破绽”,就像美丽的光芒变得柔和而更加魔幻。

——爆豪看向镜子。

自从去年十一月做完手术以来,他一直遵循医生的嘱咐——尽量减少过多的情绪波动,过多的运动量,过多重口味的饮食——于是他就成了现在这样皮肤苍白,肌肉软弱无力的样子。

爆豪看着镜中的自己,依然沉默。

光己在他接受手术后还非常认真的叮嘱他,不要多看镜子。虽然很奇怪,但他意外地听了进去。因此这是他在春天来到的时间里第一次认真而又仔细地观察自己的变化。

头发长了一点,甚至能扎起小辫,红色的眼眸中透着略有违和的阴沉。

他以为自己成熟了,镜子告诉他没有。他以为自己即使接受了手术也没有任何变化,但他自己的眼神告诉他,在某处地方他的某种尊严、某种勇敢消失了,这令他对自己感到厌恶。爆豪一直是个好强的人,这谁都知道。而现在的爆豪胜己,是个将近二十七,创立了自己的设计工作室,赢得了多项大奖和项目的,成功而又失败的,接受了一次心脏移植手术的,羸弱的病人。

去年十一月,在一场事故中爆豪的心脏病突发。扩张性心肌病虽然是遗传和中年居多,然而在爆豪胜和其他亲戚并没有遗传史的情况下,这场爆豪胜己的尚早的人生中出现也就显得不那么荒诞了。晚期,必须尽快进行移植,他足够幸运没过多久就等到了条件适合的供体。手术成功,至少他能挺过十年。突然就被宣告了人生的期限,爆豪猝不及防,无可奈何,咬牙切齿,复又平息。

他想过对如此软弱的自己的痛恨会不会让自己作出过激的事情,结果却发现自己令自己惊讶的对苟活的容忍。原来他已经成长到拥有对他人负责,对自己负责,对人生负责的世俗的顽强,他对自己无话可说。

想到这里,他以冷漠的表情再次望向镜子。他无法过于斥责,无法过于苛责,因为哪怕是这种程度的行为也被视作过激,对身体有害。他本可以自由的无视医嘱,但他的生命本能逼他收敛劝他不要任性。

然而,不知为何自己的样子却让自己的心脏漏跳了一拍。

爆豪猛的一颤,不可思议地揪住自己心口的衣服。

他没有对人心动过。更不用说他根本不会自恋到对自己的样子有感觉。可是紧接着,大脑里涌出的影像简直颠覆了他的世界。

他看到了自己的背影。

2.

他的心脏排斥反应不算强,可是与身体契合地异常导致的结果也让人讶异到失语。从第一次令人毛骨悚然的记忆凭空出现后,爆豪就迅速地意识到绝对是心脏导致了这一结果。心脏中具有供体的记忆这一说法爆豪早有耳闻,可他做梦都不会想到这种事会如此突兀地以一种疯狂的姿态降临到自己身上——他在过去的几个月来从未拥有莫名其妙的熟稔或异常感,直接出现影像记忆更是在医学史上都闻所未闻。

甚至是,自己的背影。

夕阳下,穿着雄英的制服,标志性的发型耀眼的金发,和松垮的裤子一样仿佛随意的气质——他从自己的背影中轻而易举地意识到自己的确从小就是个强硬派。自然而然就承认这段记忆真实性的大脑反而更让人质疑。

出于心脏无理的躁动,爆豪无法对这段回忆坐视不理。同时他更感到一种强烈的被窥探的抵触和不安全,以及一种深沉的空洞。因为属于自己的真正的心离开了身体,而他人的心脏仿佛要夺走自己的大脑吗?

爆豪给切岛打了电话通知自己要离开工作室三天。对方的反应一如既往。自然地问过了原因之后爽快地应下,随即附上自己对兄弟的关心,丝毫不见岁月的形踪。爆豪一边随意的应答一边自嘲起自己对人生的纠结,却被切岛接下来的一句话问住了:

“休息一下也好……我说你啊,最近是不是有点不像你了?”

“哈?这笑话一点都不好笑,别逗了狗屎头……”

“我说真的。”切岛的口气认真到爆豪的怒火都潜意识地被压抑,“去年刚出院的时候就感觉你有点奇怪,虽然我说不清楚怎么回事……今年春天也是,压抑脾气为了康复什么的即使可以理解,但是真的很不像你……最近的脸色也很阴沉……你,不会是真的性格被影响了吧?”

“……”

“我不知道心脏移植对人的影响有多大,但是爆豪,你可别输给别人的东西了!单纯活下去,这可不够满足你的野望吧!啊对了最近我也要回那边一趟……”

“……知道了,狗屎头,给老子闭嘴。挂了。”

爆豪不知道究竟如何模糊心中的悸动。

他感觉自己有某种东西遗失了,可他还感觉这颗心脏带给他的东西会给他某种答案。

3.

当天,爆豪从家出发登上了回老家的新干线。

自己的背影穿着雄英的制服,那么无论是从这里出发思考还是去当地那家执行手术的医院应该都能获得某些进展。

坐在窗边,爆豪又一次看到自己的样子。透明的窗子让略显模糊的人像在街景与郊区上空快速穿梭近似幽灵,让他再一次忍不住自嘲起来。旁观者清,切岛察觉到了他的变化。令人失望。如今这种患得患失的心情根本不适合自己——上一次浓重的苦闷感还来自十几年前刚进雄英的时候。那时他幼稚的骄傲被物质地击碎,一下子落到谷底;进高中暂时的不适,努力却没有结果,找不到方向故作冷静,孤独,不被理解,青春的阵痛。他想着,当年的痛苦,当年的意气……

心,又多跳了一下。

——是正面。自己看向车窗外的,漫不经心的本人与倒影。

他知道自己,状似满不在意实则什么都想抓紧。愚蠢,梦幻的短暂时光。

有谁会看着这样的自己?他记得高一高二时的假期春游坐的是这样的大巴,有谁会看着这时的自己?

……无从回忆。当时的他眼里只有自己的目标而已不是吗?

他阖上眼靠着座椅背逃似的睡了过去。

4.

爆豪及时的下了车。难得回家,他顺手通知了母亲光己。光己本来就一直为心脏的排斥反应提心吊胆,爆豪根本瞒不过她。

“胜己,你的身体都还好吧?这次回来去医院复查一下也好……”

“烦死了老婆子,我自己的身体不用你管。”爆豪刚准备把电话挂掉可是不知怎的顿了一下。“别瞎操心,晚上我回来吃饭。”

“不会给你做特辣咖喱的哦!要是让我知道你又瞎折腾身体了腿给你打折别去上班了。”

“!……”

他先去了雄英。全国重点高中的安保还是一如往常,严的不可思议。爆豪这次回来没跟任何老师打招呼,自然进不了校,只是在门口附近站着看着人流往来而已。

现在是上课时间,校门口走过的不过是路人。爆豪还是第一次在这个时候观察学校周围。教室里明明热闹得很,在外面看学校反倒安静的令人心生敬意。绿化还是一如既往的大气,从门口望去能看见道路两旁的樱花树了,花开后还残留着一片淡淡的云。

开学典礼自然早已举办过了。

心,又是一跳。

但却没有浮现出自己的身影,作为替代的是一种爆豪绝不会有的厚重的熟悉感激幸福涌上心头。

“他”,像个傻瓜似的如此热爱这个学校啊。

你到底是谁?

爆豪低下头,扯紧胸口的衣物发出一声嗤笑。

他有朝一日竟也会如此的被动,站在别人的感情里不知所措,不知何时才能结束——

接着是医院。爆豪在接受手术后曾经问过供体的信息,但由于隐私问题医院内部选择拒绝提供。爆豪对医院并不抱太大期望,以他的脾气也没可能在住院时期结识几个投缘的医生,倒是靠一张脸招惹了几个年轻小护士,然而她们就更不可能接触到这种信息了。他只不过不想轻易放过微小的可能性而已。

“去医院的报刊处还不如直接去政府办公室……”爆豪站在医院的大厅里想到。

“……爆豪同学……不,爆豪君?”

他猛地回过头。

是高中时的班长,饭田。高中毕业后听说他继承家业去了医学院念书然后回去工作,没想到就是这家。

“……是你这家伙啊。什么事?”

“还是一如既往的难相处啊爆豪君!你这样的性格确实不适合乖乖呆在体制内呢……啊自然没什么事,只是在这里巡查的时候正好看到你罢了。”饭田推了下眼镜挥挥手上的表格。“你怎么突然回来了?……啊,是因为手术复查的事情吧,我带你去挂号?”

“……不用了。”

沉默。

 

“好吧……对了还有一件事……”

“爆豪君,你,是为了绿谷君的百日回来的吗?”

5

绿谷,绿谷。

……绿谷,是谁?

“……不是为了这个吗……”爆豪的茫然让饭田有些尴尬又有些愤怒。不过他顺势的误会让爆豪一时间混沌的思绪短暂的清醒了:

“爆豪君,绿谷君再怎么和你关系不好,他毕竟是你的童年玩伴还、一直和你在一个学校,他已经……走了……这么些时候了……你连他的百日都不打算参加吗?未免太——”

绿谷,绿谷。

“啊对了最近我也要回那边一趟……”切岛的话。

夕阳下的,我的背影。

大巴上的,我的侧脸。

你从小就跟在我后面,为什么我想不起来?为什么我想不起来是他考上雄英让我痛苦又是他不断努力的样子激我出来?为什么我想不起来他初中时一直被我欺负也从来没有放弃过提起自己的目标,为什么我想不起来从幼儿园开始他就是一副拼尽全力的笨蛋样子?

“明明,只是颗小石子……”

“……什么?爆豪君你在说什么?”

我记不住理所当然吧。高中毕业后都散了,谁还记得一个关系极差及其愚蠢的家伙啊。

为什么?你为什么还一直看着我啊。

【小胜是坏蛋……】

【我啊,在我心中小胜就是我一直憧憬的样子啊!!小胜你不懂吗!】

【我知道的,小胜……】

[我一直一直在看着你,小胜。一直自卑觉得自己不配追着你跑,在雄英的时候终于,终于可以让你认真的看向我了,想要告诉你的时候……]

“我,先走了。百日,老子会去。”

“好的……再见,爆豪君。”

[再见,小胜。]

6

“老太婆,我晚上不回去吃饭了。”

“唉、好吧,早点回来——”

“我去绿谷家。”

“嗯。……胜己是个温柔的好孩子呢。”

我可是一点都不温柔啊。

爆豪提着东西按响了门铃。缓慢的脚步声传来,门吱地一声打开。

“阿姨,好久不见。”

“……啊?是小胜啊!……快进来吧。”

没有过多的寒暄,爆豪和绿谷妈妈同样不适应应付。短暂的安静后爆豪开了口。

“阿姨,关于绿谷的事我真的……很遗憾。“

“……对不起,他的心脏在我身体里跳了三个月我才想起来。”

“……那孩子说的居然是真的。”绿谷妈妈愣了愣,挤出一个淡淡的微笑。“他说,'虽然没有告诉供体,但小胜绝对会想起来的。' ”

“'因为我最喜欢小胜了,小胜知道的。'”

7

绿谷妈妈讲了一个漫长的故事。

一个和天才一起长大的普通少年,在追逐天才的过程中对天才心生憧憬,产生了笨拙青涩的暗恋。本想在终于追上天才的那一瞬间表达自己的心意却又犹豫放弃,最后在那场让天才心脏病突发的事故前恰巧患病死去,将心脏送给了爱恋的人的故事。

“只是,普通的癌症。有很多同学来看过他……”

他错过了,在疯狂的工作中。

“他在最后时候跟我说的,说他'真的很对不起,我喜欢上小胜给您添麻烦了……'”

他错过了,在疯狂的奋斗中。

“配型成功后,其实他还跟光己联系过说什么“不要让小胜照镜子,可能会忍不住开心”……”

他错过了,在一切来的及的时候。

爆豪胜己的心是绿谷出久的。

爆豪胜己的心曾有一瞬属于过绿谷出久吗?

8

百日。

所有人都泣不成声。

爆豪站在墓园的角落,一言不发。

春天,很温暖很温暖的气息扫过了,满是那个男孩头发的波光。

他不记得自己曾对绿谷抱有怎样的感情了。

绿谷成功的,把自己的爱情移植到爆豪身上了。

[小胜,一直没有说,其实我喜欢你……]

[老子现在知道了。你个混蛋]

如果我曾想过你,

我的心脱离我的身体,

我已不再铭记,

我是否曾爱过你?

9

绿谷出久死去了,在十一月的深秋。

他的爱情,活到了第二年春天。

评论(4)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