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柴星✧

(¦3[▓▓]理性评论 魔性绘图 爱好胜出 狛日 雪兔组(¦3[▓▓]


想要 朋友们 新的 旧的

【原创】短篇瞎写 冬至 [可能并不存在的天师访谈系列]

关键词

冬至

小龙女

欲望


作为所谓一个祖上冒青烟的人,我既没有因此考上了清华大学或者是买到中奖彩票,而是继承了血脉里的天师之力——于是这就是我现在在和一个小龙女吃火锅的原因?

“你傻吗,不依靠你的血脉一般人都能看到我,只不过待在你这不容易引起恐慌罢了。”

“那你为什么要来抢我的火锅。就算不会引起恐慌你花别人的钱良心不会痛吗。”我委屈地说。说这话时她正在夹一片牛肚,番茄汤的。

“牛肚不放辣汤还有什么意义?”

她抬头瞪了我一眼。我本来下意识地一颤想要抬腿走人后面想想这是自己家客厅就又把屁股摁住了。电视里主持人端庄地念着新闻,餐厅里这只冷血动物端庄地端起盘子 ,把我好不容易熟透的萝卜片全吃了。

“那你为什么要准备番茄汤的?”

“因为两种味道都想尝尝啊。”我理直气壮地回答道。才不是因为辣汤的蔬菜太辣了。

“那么我跟你一样。”

“不要逃避话题——”我本想说对于牛肚的态度和对于蔬菜的态度不一样不代表我像她一样不敢吃辣,却猛然发现她竟然在乖乖回答我前一个问题。

“——因为冬至了。”

“等等,我觉得我的力量不代表我的智商足够理解你说话的跳跃。”

“因为我呢,既想体验冬至的冷,又想体验火锅的热,所以来这里。”

“……太贪心了吧。”不如说,这是具有既不怕冷又不怕热的能力的家伙才能说的出来的大话,弱小的人类只能随波逐流。

“欲望是很奇怪的东西。”她又夹起一片番茄汤里的我费了好大劲片的鱼说道,“我本来只是在冬眠——没错,就是蛇类的那种。但是我今天早上突然就醒了,在这边的森林公园湖里——我不知道我为什么在这里,也许我梦游游过来的。然后我闻到烧烤的香味,突然很饿。”

“那你怎么不去吃烧烤?我记得那边也有住天师的。”

“烧烤的烟熏的我头疼,”这条龙光明正大地说,“我讨厌煤的味道。”

“现在应该都用的无烟煤吧。”

她又瞪了我一眼。

“总之我很讨厌那种感觉,但是我又突然想吃热的东西,就过来你这里了,发现你居然在吃火锅。”

“体验冷是什么操作?”

“我想背后发冷地吃让我胸口发热的东西。”行吧,变相嘲讽我家徒四壁寒风肆意。

“城里人真会玩。”

“……你胆子真大,敢在一条龙面前这么说话。”

我干笑两声,“天师血脉,天赋异禀。”你抢我火锅的事还没跟你算账呢。老娘辛辛苦苦准备的菜全被你一股脑下番茄锅去了。

龙女看穿了我的愤怒。她好像还有那么点良心,没端着太久架子,“你懂吗?有的时候会出现的那种前后矛盾的欲望。”

“探讨哲学问题?不好意思还真没有,欲望这种东西对我来说只是在不断增长而已,因为我能做到的太少了,不像你可以同时不惧冷也不惧热哟。”没错,因为无法轻易满足,欲望的诱惑才变得越来越大,全能的神是很容易变得无聊和荒谬的,才会有奇怪的想法吧?

“是嘛。”她停下了筷子。剩的还不少,我也来不及介意龙的口水了。我感动的提起筷子。“也许吧。”

“……其实我一开始什么都不想的。对于冷,对于热,没什么事。但是呢,冬至了。”

“按理来说冬至是不是该吃饺子来着……”

“总觉得因为是冬至,应该做一些什么。于是,自己给自己创造出来了一个欲望——这算欲望吗?”

“不知道。算吧?”我咬着牛肉片敷衍道。所以说家里做天师的真是麻烦,打不过就算了还要给妖怪做心理咨询,生怕人家生气出去报复社会。我望着远处曾爷爷的牌位叹了口气。

“我原来进入人世历练的时候也很奇怪。”龙女盯着某处的一点说道。“原来没有找到男朋友的时候天天想着有一个会怎样幸福,但是又觉得一个人很幸福,渴求异性的快感又沉迷自己对自己的快感,有想要撕碎日常的欲望又有维护日常的欲望,有想要自毁的欲望又有自救的欲望,有想要放弃高数又有想要挽回高数的欲望……这都是我主动创造的吧?”

“……所以你最后找到男朋友了吗?”

“没有。”她回过神了看向我,耸了一个极具美剧风味的肩,“我才读到大三被我爸带回去了。”

“你保研了吗?”

“没。没浪费人家名额。”

我被这条龙的真实深深地震惊了。甚至无法继续吃土豆片了。

“你们妖怪这么无聊的吗?”

“平常太闲了,出来体验社会有什么不好的。”就是不能太较真,她说。她还说她爸本来就对这种事强烈反对,因为龙这种强大的妖怪不能太像人,应该遵循自然规律,思维不要太纠结。

“妖怪之所以是妖怪,不就是因为有了身为寻常之物不应有的其他的欲望吗?”她嗤笑道。

“你这些欲望代表了我们成年青年人类:我全都要。无理取闹。自寻烦恼。”我说,“说到底你就是又想要冷又想要热,又想活在人群里又想自己看破人世很牛逼。”

“无所谓。我够厉害。”

“……”

“冬至了。”她看向窗口。这时候这里不会有雪。


“还不够冷,”她说,“等再冷一点我还来,记得换一种火锅底料。”


评论